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的博客

欢迎知青朋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是南京四中的1966年初中毕业,68年曾经在洪泽湖畔当知青8年,使我懂得了应该怎样珍惜生活、家庭、婚姻、今天.....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刻骨铭心的记忆—南京四中老师  

2009-08-14 11:42:57|  分类: 我的学生时代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离开学校40年了,一直没有和老师们联系过,最近因为母校80周年校庆,我每天都上南京四中网站看见不断刷新的校友文章及老照片,又勾起了我对母校的怀念,尤其是老师的身影,他们的某个口头语或者习惯动作,甚至音容笑貌无不在我记忆深处。

我的物理老师邱钟柏老师,他上课先是讲一些学生爱听的像:“激光打飞机啊,像切豆腐一样……”边说边看手表,到一定的时候才进入课本主题。

1964年我的班主任是戚广福老师,那年电影“冰山上来客”刚刚上映,“花儿为什么这样红…..”插曲同学们传唱是当年的“时尚”,戚老师经常夹着盐城一带的口音教诲我们:“唱靡靡子(之)音,黄色小说(入)勒迷!…….”

高中部的卢向乾老师手拿“饭盒式“照相机,在拍我校女运动员赵宁欣跳高,横杆落地了,但他的快门已经按下,卢老师拖着隆重的鼻音说:浪费一张胶卷”他的话已经变成同学的口头禅。

郭功候老师总是在音乐课后留个十分钟给我们讲“小太阳的故事”他经常拿讲故事为诱饵,所以他的课堂纪律特好。

在校期间我曾经多次随我的“老班”许靖江到家住莫愁路上,生病在家的黄鹂明老师,黄老师拉着我的手:”同学哎……”

我的体育老师王立统,还专门送我们去了洪泽,并步行深入每个四中的知青点了解安置情况,至今难忘。

但最刻骨铭心的还是杨作民老师,他一直是我1963年进校以来的生物老师,当时虽然不是我们的“老班”但他的课堂纪律一直不错,也许是我们这个在年级组有名的“混乱班”给足了他的面子?还是他的人格魅力打动了我们?印象中的杨老师是个很谦和的老头,一般很少见过他发脾气,杨老师说话很干练很少翻来覆去的重复,学生可能都不喜欢“韶的不得了”的老师,他还经常带领我们去南京江东门外农村,把上课学到的知识到野外去实践去消化,寓教于乐大家都喜欢生物课。

转眼那40多年前发生在中国大地上的一场起始于意识形态、最终蔓延到整个社会的大动荡、大浩劫开始了,我也下放当了知青,1970年冬天我和四中同学黄德元(66届初三(六)班)、花正馥(66届初三(一)班)、刘守文(66届初三(三)班)一同去位于鼓楼百货一排的鼓楼浴室洗澡(现在这个浴室已经拆了),

刻骨铭心的记忆—南京四中老师 - 老知青 - 我的博客

当我们四人裸体依次走出浴池大池堂口时,只见一个面无表情的老头,连眼皮都不抬一下的用铁钩为我们分别放上一双草席编的拖鞋,我忽然惊讶的发现他不是杨作民老师吗?我们这时都异口同声的叫了一声“杨老师”。只见老师客气的转身拿衣服里的香烟给我们抽,我们告诉他都不抽烟,由于那个扭曲的年代根本就不能多说话,我们心里都明白老师在干最下贱活,实际上就是劳动改造,我们只能无语。稍作休息我们离开浴室的时候,又一次的来到杨老师面前道别,恭恭敬敬的叫了声“杨老师保重”并递上了根“飞马”香烟,这时我们几个都流泪了,老师也和我们挥手说再见,只见他的眼圈红了…….。

一个老师能在学生心目中留下深远的记忆,不一定在于他的教学艺术的高超,而往往在于他的善良、理解和宽容。我现在回忆起那浮沉的往事,不是为彻底的忘记,而是为刻骨铭心的记忆,一路走来的艰辛大家都不容易,回头望那昔日奋斗过的足迹,我倍感欣慰,欣慰的是如今在南京四中老三届网站上,我喜爱的老师都还健在,我们大家毕竟都走出来了,正在享受天伦。

有点空闲,记录这些,就当对南京四中校庆及所有教过我的老师的感谢和怀念。

敬爱的老师无论你们在何方,我都会默默地为你们祝福!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肖义年2009-8-13夜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84)| 评论(1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